大同县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信息分类
当前位置:大同县便站网 > 大同县生活资讯 > 大同县旅游景点 >  埃及游记之四—— 雕栏玉砌今犹在

埃及游记之四—— 雕栏玉砌今犹在

发表时间:2019-11-06 15:21:53  来源:  浏览:次   【】【】【
这次埃及之旅,主要是团长做的功课。我原本只是想看看尼罗河和金字塔,而事实上不但游了尼罗河看了金字塔,而且还去了黑白沙漠,参观了好几个神庙,瞻仰了大清真寺、埃及博物馆,参观了底比斯和亚历山大古城,游玩

这次埃及之旅,主要是团长做的功课。我原本只是想看看尼罗河和金字塔,而事实上不但游了尼罗河看了金字塔,而且还去了黑白沙漠,参观了好几个神庙,瞻仰了大清真寺、埃及博物馆,参观了底比斯和亚历山大古城,游玩了红海并且逛了开罗、亚历山大、卢克索等大城市。可以说该看的都看了,该玩的都玩了,因此大家都对团长十分感激。特别是黑白沙漠,本来我们没有太大的期待,不料那里的景观给大家的冲击和惊喜非常出乎意料,团友们甚至说,光是这个黑白沙漠就觉得这趟埃及没有白来。

我们526日凌晨抵达开罗,在埃及玩了13天。本想好好写几篇游记,可是走的越多却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虽然早就知道埃及,而事实上对埃及了解得并不多,埃及的前世今生太复杂、太感慨了,以至于到了临走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,因此在回国的路上,一直闷闷不乐。

一个创造最早,曾经达到辉煌顶峰的文明,演绎了3000多年,说灭就灭了。而同样在世界东方,也有一个灿烂的古文明,也经历了种种磨难,为什么能够生存下来,并且至今仍在发展?透过埃及可以发现,过去亚非欧那个三角地带发生了很多事,只是这些事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扭曲了,而作为一个现代的凡人,要想完全地了解它,那是多么地不容易。

可是即便如此,我还是心有不甘,我还是想大言不惭地说几句。

“长叹息以掩涕兮,哀民生之多难。”中国如此,埃及也是如此。人类社会最早的形态都是氏族部落,为了争夺地盘和利益,部落之间争斗不息。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争斗?从社会学的角度看相当复杂,如果从动物学的角度看就很简单,那就是弱肉强食。部落争斗不息,怎么办?于是乎,公元前3100年,东方红太阳升埃及出来一个美尼斯,说:“你们统统不要争了,从今天开始你们都归老子管了。”于是埃及第一王朝诞生了。统一王国的诞生,标志着埃及的生产力有了新的提高。

古埃及称国王为法老,就像中国称皇帝为“陛下。金字塔是法老的陵寝,但是它却证明了法老把土地视为自己的财产,把人民视为自己的奴仆,集行政、军事、司法权于自身,自称是太阳神的儿子,是神圣不可侵犯的。这种现象成为一种信仰被人们广泛地接受,于是,埃及人在强权的统治下,创造了足以震惊世界的古文化。可见,搞建设,还是强权一点好,今日的国民应当感到宽慰。

埃及在法老的体制下跌跌撞撞走过了2000年,这时候出了一位年轻的法老图坦卡蒙,9岁上位,19岁就薨了。他之所以出名,是因为他的墓穴和木乃伊被完整地发现了。科学家通过对他的木乃伊的研究得知,法老的继承者必须是直系血统,为了维护血统的纯洁和继承权,皇室内近亲结婚相当普遍,甚至兄妹父女都有。图坦卡蒙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患有遗传病而早亡。幸好老天垂询,在他之后出了一个让天下美女倾倒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。

拉美西斯二世是古埃及新王朝最典型的人物。他活了90多岁,执政66年,娶过8位皇后,嫔妃无计其数,生有100多名子女,无论是寿命、在位时间还是文韬武略,都超过了中国之最的的乾隆皇帝,而且他比乾隆早了3000年。但是,他和乾隆一样,骄傲自满,好大喜功,对外扩张,对内大兴土木,到处修建神庙,在现存埃及古文化遗址中,到处可见他的身影,最终耗尽了国力,为埃及埋下了灭亡之根。

上帝永远是公平的,法老也一样,任性是有后果的,到了古埃及后期,终于迎来“梦里依稀慈母泪,城关变幻大王旗。”的梦魇。公元前7世纪亚述人入侵;公元前525波斯人大举进犯;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又征服了波斯帝国。于是,史诗般伟大的古埃及文明走到了终点。李代桃僵,从那时起,地球上已经没有了埃及。一些民族胜利了,一些民族失败了,这就是历史,这就是几千年的文明史。

今天的埃及,文化不是原来的文化,人民也不是原来的人民,事实上全世界不同语言中的埃及叫法也不同。雕栏玉砌今犹在,只是朱颜改。我们逛了城市,我们路过了乡村,我们温柔地抚摸了尼罗河岸,我们轻轻地拥抱了红海。我们发现,虽然在大城市、度假区,处处可见灯红酒绿,但是乡村的百姓依然贫穷不堪。泥土道路,房屋简陋,衣衫褴褛,垃圾遍地。俗话说:人穷志短。为了多赚点钱,他们放下做人的尊严,不讲信誉,不要颜面。打的明明说好是十元,到时候向你要五十元;乘坐马车,上车的时候说好每人一美元,下车时候却向你要每人十美元;明明只能卖二十元的书,他向你要一百元;你在街上看到一个小孩挺可爱给他拍个照,他马上跑过来向你要小费。弄得我们不敢和他们接触,游兴索然。在从白沙漠回来的路上,在去红海的途中,我们发现几乎每个村庄,每个规模企业,每个大景点,都有警察或者民兵荷枪站岗,还有巡逻的军车上面架着机枪,弄得我们没有安全感。

我们在埃及的这段时间正逢当地的“斋月”,每一个清真寺都有高音喇叭不断地播诵经文。清真寺里蒙头盖脸的妇女和满脸虔诚的男人,与神庙壁画中的形象格格不入。仔细观察,你会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国家。

除了一条尼罗河,到处都是沙漠。而白沙漠不同于其它沙漠,当我进入白沙漠的时候,我仿佛扑进了少女的胸怀,她婀娜多姿却又辽阔妩媚,只是她的纤细让我联想到了木乃伊。而当我进入神庙的时候,我又觉得神庙就是古埃及的木乃伊。再看看外面的车水马龙,我觉得自己仿佛正在穿越。

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死在沙滩上。在古埃及最兴隆的时候,地中海周边、红海东岸、波斯湾地区,许多国家已经悄然兴起,当这些国家向外扩张的时候,埃及已经走向衰落。古罗马和阿拉伯文明取代了埃及的古文化,尽管曾经是世界文明之冠,此刻却被不屑地高高挂起。至于后来的法国、英国,那是强盗之中的后起之秀。秀就秀在他们有自己的文化,于是,埃及便离我们越来越远……

文化是民族之魂,人可以换了一茬又一茬,只要文化在,民族就还在。我感到万分荣幸的是,华夏大地也曾战火纷飞,也曾外敌入侵,但是华夏文化始终未被取代,因而使五千年的东方文明延续至今。但是,最后我要思考的是:为什么诞生古文明的地方,如今都不发达?


责任编辑:bianzhan.cn